四月维夏,A股上市银行2020年业绩情况陆续出炉,银行的资产质量图谱也随之呈现。


  面对疫情大考,大部分A股上市银行在资产质量方面均交出了不错的答卷。在外部经济环境剧变叠加不良资产认定继续趋严的双重背景下,2020年末,A股上市银行信贷资产质量基本稳定,不良贷款率较年中明显回落企稳。


  但疫情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冲击仍有所显现。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发现,银行业关注类贷款下迁比例较疫情前明显提高,并且在去年业内普遍加大不良处置力度的情况下,21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浦发银行(10.730, 0.14, 1.32%)、兴业银行(22.820, -0.42, -1.81%)、光大银行(3.960, 0.00, 0.00%)和平安银行(20.700, -0.60, -2.82%)4家银行实现不良贷款量、率“双降”;有9家银行出现不良“双升”,其中包括6家国有行、2家股份行和1家农商行。


  展望2021年,业内普遍认为,疫情冲击对银行业资产质量的影响还将继续释放。诚如交通银行(4.940, 0.03, 0.61%)副行长殷久勇在业绩发布会上的感叹,疫情影响尚未消退,加上风险分类新规颁布的进程可能加快,银行未来管控的压力仍然很大。


  资产质量冲击显现


  疫情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冲击毋庸置疑。尽管多家银行均强调,去年的不良处置力度乃是“前所未有”,但截至年末,仅有4家银行实现不良贷款量、率的“双降”;另外,有9家银行出现不良“双升”;其余8家银行则是不良贷款余额增长、不良贷款率较上年实现下降或持平。


  同时,在已发布的21家A股上市银行年报中,以几家国有行、中信银行(5.380, 0.00, 0.00%)和民生银行(4.950, 0.01, 0.20%)为典型的A股上市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出现明显增长。在业内人士看来,大中型银行普遍出现更多的关注类贷款向下迁移,反映出银行资产质量在疫情后确实发生劣化。



  聚焦上年的不良贷款余额情况,有17家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增长,占比超八成;实现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下降的4家银行均是股份行,分别为浦发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和平安银行,同时,这4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较上年实现下降。


  工行、建行、农行、中行和交通银行五大行不良贷款余额位列前茅,分别是2939.8亿元、2607.3亿元、2371.1亿元、2072.7亿元和977.0亿元,较上年增长幅度均达到百亿级别以上。


  不良贷款率方面,得益于银行业不良贷款处置力度的大幅提高,去年年末,21家上市银行中有10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上年实现下降,占比近半;常熟银行(7.230, -0.02, -0.28%)和重庆银行(11.700, 0.02, 0.17%)2家银行不良率较上年持平;剩余9家银行不良率上升,其中包括6家国有行。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仍是邮储银行(5.600, 0.02, 0.36%),尽管较上年微升0.02个百分点,但继续保持在0.88%的低位;不良率高于2%的仅有郑州银行(3.740, -0.01, -0.27%),为2.08%。


  从变动幅度来看,民生银行、交通银行不良率抬头最为显著,年末不良率分别为1.82%、1.67%,较2019末分别增加0.26个百分点、0.20个百分点;不良率压降幅度最大的为平安银行,较上年末下降0.47个百分点,达1.18%。


不良呈现结构性差异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进一步梳理年报发现,上市银行之间的不良情况有所分化。


  6家国有行均出现关注类贷款下迁幅度明显增加,不良贷款量、率双升,股份行则普遍实现不良率下降。方正证券(8.570, -0.19, -2.17%)研报指出,国有大行普遍保持拨贷比持平,主动暴露使不良率上升,使得拨备覆盖率被动下降; 股份行则基本保持拨备覆盖率持平,大量核销使不良率下降,消耗存量拨备,使得拨贷比明显下降。


  9家股份行的资产质量也存在较大差异。例如,招商银行(50.460, 0.21, 0.42%)、平安银行不良贷款率、关注类贷款余额与关注类贷款占比均实现压降,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也维持在疫情前的水平,不良情况好转;民生银行前述四项指标则均较疫情前出现上升,不良压力仍然较大。



  业务特点的区别也使得不同银行的资产质量变化呈现结构性差异。中国银行(3.330, 0.02, 0.60%)年报披露,去年其境外、海外不良资产显著增长,2020年末,该行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及其他国家和地区机构减值贷款总额172.8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90.04亿元,同比增长108.69%。


  股份行普遍出现了信用卡不良风险高发的情况。光大银行副行长姚仲友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全年来看,该行零售贷款里面信用卡跟消费信贷业务受疫情影响的程度最深,不良生成率同比有明显的上升;对公贷款的资产质量负向迁移水平则在短期上升后较快回落,不良生成率同比下降。


  民生银行零售不良余额增长也主要集中在信用卡上。“因疫情原因,部分信用卡客户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下降。”该行董事长高迎欣表示,剔除信用卡业务后,其余零售业务不良率较年初下降0.14个百分点,继续保持资产质量的稳定向好。


  国有行零售资产质量则较为稳健。例如,工商银行(5.480, 0.06, 1.11%)2020年末的信用卡不良率也较上年末减少了0.32个百分点。建设银行(7.280, 0.10, 1.39%)也表示,从去年表现来看,以信用卡为代表的零售业务质量稳定,但是在基础设施领域的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主要体现在政府平台基础设施客户受非标业务整改影响、部分地方政府债务压力较重出现风险暴露。


  较为一致的是,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餐饮、住宿等受疫情影响较深的行业,成为银行对公不良增长的主要来源。


不良认定趋严


  银行对于不良资产余额增长、关注类贷款下迁比例提高的另一个解释,是去年资产认定标准的严格程度有所提高。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去年银行主动加大关注类贷款风险暴露和不良贷款处置力度,“这就很大程度上导致关注类贷款占比普遍下降、关注类迁徙率上升。”


  利用90天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的比值测算出的不良贷款偏离度,是判断银行资产认定严格程度的重要指标,该比值越低,说明认定标准越严格。从已披露年报的21家A股上市银行业绩情况来看,银行对不良资产的认定确实趋严,国有行的不良贷款偏离度更是显著低于其他上市银行。


  2020年末,6家国有大行加权平均不良贷款偏离度55.4%,较2019年减少9.8个百分点,其中农业银行(3.400, 0.04, 1.19%)、建设银行仅为49%。这意味着国有大行的不良贷款中有近半数逾期未满90天。目前已披露年报的股份行该项指标为76%,较2019年减少2.6个百分点。


  几家上市银行高管也在自家业绩发布会上不同程度的表态,严格落实监管分类要求。例如,交通银行副行长殷久勇就表示,在年内已经将逾期60天以上的公司类全部贷款纳入不良,逾期90天以上的所有的贷款全部纳入了不良。


  中信银行业绩发布会上,该行行长方合英也表示,已把逾期60天以上的信用卡和个人贷款全部降级为不良,“我们逾期90天的比例约70%,逾期60天的比例约80%,这些指标都有很大改善。”方合英坦言,去年是第一年感觉到暴露不良的时候有主动性, “前几年是被动为主,去年有一个主动性的转变。”


资产质量大考仍在继续


  随着国内经济复苏,加上不少银行在去年加大了不良暴露和处置力度,进一步夯实了资产质量,今年的不良预期普遍转向乐观。光大银行副行长姚仲友在业绩发布会上表达了对该行2021年资产质量继续保持平稳的信心。


  “这种信心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中国经济复苏、基本面长期向好,疫情期间,中国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二是对过去几年在资产质量管理方面做的工作有信心,风险抵御能力和资产质量基础都得到了加强。”他表示。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资产质量压力尚难说已到达拐点,疫情造成的冲击还未完全释放,贷款延期和宏观政策等对冲效应也进一步延缓了存量不良的暴露。“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国内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依然存在,银行资产质量管控仍将面临挑战。”招商银行也在年报中写道。


  具体而言,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认为,今年信用卡风险仍然会处于相对高位。“我们对于信用卡客户准入、对信用卡贷款的增速都会做相应调整。”他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去年由于信用卡风险上升比较大,该行对信用卡的优质客户和优质信用卡资产采取降息的方式,适当降低定价和贷款利率。


  兴业银行风险管理部有关负责人也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在2020年风险充分暴露的基础上,预计2021年新发生不良贷款将趋于缓和,潜在风险暴露压力主要是延期还款贷款和信用卡。据兴业银行方面透露,该行表内非信贷资产主要关注企业信用债。“考虑到部分资质一般的企业资金链较为紧张,其发行的债券存在一定的违约风险,将重点关注并主动优化债券投资组合。”该负责人同时表示。


  许多银行高管也在自家业绩发布会中透露了相关资产质量的压降计划,比如交行方面表示,将动态优化授信政策,调整和优化客户信贷结构;综合运用各类风险处置的手段,加快存量市场风险带的出清;民生银行董事长高迎欣也表示,今年继续加大现金回收、不良贷款转让、核销力度,尽快出清问题资产,2021年,该行还计划在资产证券化方面多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