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难熬2019:1884家影视公司倒闭,迪丽热巴8个月无戏可拍


  以下文章来源于东四十条资本 ,作者冯颖星



  导语:虽然今年赚了80亿票房收入,但于冬近来时常想起2008年完成第一轮融资时,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孙谦对他的一句叮嘱——“Cash is king”。


  娱乐行业近来颇不太平。台湾演员高以翔录制节目期间突发心源性猝死,引发无数人对综艺节目的讨伐。


  但自2018年影视行业政策收紧,“限薪令”推行,综艺节目一度成为演员们保持收入的“避难所”。而今,综艺沦陷,整个文化娱乐产业仍旧没有走出下挫困境,再来观望影视行业,与去年相比,影视行业的“地震”终于传导到了实体。


  日前,天眼查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包括演员黄渤入股的春天融合也在近日遭遇股权冻结。


  “大退潮来的比预想更凶猛”,在最近一场文化产业峰会上,一位曾关注影视娱乐板块的投资人对作者说道,“系统性风险大,回款周期长,2018年我们对文化类项目的投资节奏就在放缓,影视类项目预计一两年内都不会再看了”。


  政策严控、平台调整、资本退潮,寒冬之下的影视行业,比其他行业更“冷”。哪怕票房收入80亿元的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也直言,“不敢放松”。


  风声鹤唳:集体性怀念2015-2017


  近日若与影视行业从业者交流,几乎所有人都在怀念2015—2017年的影视圈。


  以“煤老板”为代表的传统行业的热钱批量涌入,市场资金充裕,撬动大量在影视圈门口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入圈。随着狂热的资本“冲”进来的,是影视行业的供给空前增强,一时间整个行业百花齐放。《捉妖记》、《大圣归来》、《煎饼侠》、《战狼》等口碑与票房兼具的电影层出不穷,《琅琊榜》、《芈月传》、《盗墓笔记》等优质电视剧应接不暇。


  文化传媒板块的并购扩张,也在这一年得到充分释放。Wind数据显示,2015年文化传媒行业总市值达到1.66万亿元,板块同比涨幅达到74.32%,市值飙升的同时,文化传媒公司并购扩张也进入白热化。2015年,文化传媒公司共发生并购196起,涉及资本约893.83亿元。换句话说,平均不到2天就会发生一起文化传媒公司的并购。


  王博涛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进入影视投资的行列的。面对作者,提起这几年里投出的《唐人街探案2》、《新神雕侠侣》等项目,他仍有些得意。


  他用“那个时代”来形容过去的几年,“那个时代,各个创投圈的路演中,影视类项目能占3成以上,文化类项目更多,很多影视剧,拿着PPT就能拿到钱”,不过对于争先恐后冲进来的“煤老板”们,王博涛损誉参半,“传统行业的老板们出手就是500万—2000万元,过去几年也撑起了小成本影片的半边天。


  但因为缺乏专业性,亏钱最多的也是他们。这些‘局外人’进入行业,目的无非两点,一是想趁机转型,二是把一些来路不明的钱洗白,顺便再赚一笔”。


  但亏了钱之后,这些“野生”影视投资人的热钱、傻钱开始出清,募不到钱的影视剧从业人员,倒也怀念起这些“煤老板”来,知名编剧汪海林甚至在公开媒体上放话,“现在的资本真如不‘煤老板’们,‘煤老板’们特别尊重专业的人……从不干预创作”。


  虽在行业内已投出高票房的案例,但当前的境况之下,王博涛也直言“没法再投,回款周期长,投资风险大”。问及为何不追加即将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的投资,王博涛表示,“有了前作所验证的成功,第3部的溢价已经到了6—7亿元,实在投不起了”。


  他同时告诉作者,市面上尚存的影视公司几乎“集体性”考虑转型,有的转股权投资,有的转产业投资,而有钱的影视基金,也多是诸如北京文投集团、陕西文投集团等“国字号”基金。


  无戏可拍:迪丽热巴,“已八个月没拍戏了”


  而今,潮水退去,盛景不再。


  2018年以来,伴随着政策趋近,多个影视行业并购被终止,崔永元一抽屉合同搅翻了影视圈,限薪令发了一道又一道,影视圈三年补税从天而降,游戏版号审批封锁10个月断了影视衍生品重要后路,资本四下而散,从业者躲在谈逃亡。


  “今年已经有八个月没拍戏了”,2019年8月的一档真人秀节目上,当红花旦迪丽热巴对同行倾诉道,而昔日“荧屏霸道总裁专业户”明道日前也在《演员请就位》这一综艺节目上直言,“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演戏”。一线演员尚且如此,腰部演员更不好过。无戏可拍,几乎是整个影视圈2019年面临的现状。


  行业数据也体现了这一点。市场情况向好之时,影视传媒板上头部公司市值逼近千亿,而2019年以来,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整体市值不足此前三分之一,一家上市公司市值下跌80%实属正常。


  这种境况之下,资本对影视行业的信心严重不足,大量影片找不到资金拍摄,无论是申报电影备案还是电影开机数量都在严重下滑。而电视剧方面,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16.170, 1.02, 6.73%)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


  整体来看,影视行业的主流平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电影院线、主流卫视、“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为首的视频平台。但目前的现状是,大荧屏大制作对资金需求量大,融资困难,卫视收入下降、电视剧与综艺更倾向于网络视频平台。


  但在前几年攫取市场份额的圈地之争中,以“优爱腾”为首的视频平台为争取优质内容争抢用户,将影视节目购入抬上“天价”,至今未能摆脱高额亏损的窘境。


  却在市场地位基本稳定的“三足鼎立”的局面形成之后,随着整个影视行业限制“天价片酬”的肃清走向,联合将影视剧的采购价格压到了成本价上,徒留影视剧供应商叫苦不迭,“市场情况不好,这种价格,不接就没有饭吃”,有从业人员对媒体吐露道。


  “电视台不景气、视频网站烧不动、政策监管趋严,三重叠加,加之现在影视公司现金流不好,使得整个行业雪上加霜”,方正证券(6.710, 0.02, 0.30%)研究所所长杨仁文对作者表示。


  如何过冬:Cash is King


  当下的情境,光线传媒(9.940, -0.01, -0.10%)(SZ:300251)总裁王长田早有预感。2019年6月,在上海电影(13.370, 0.06, 0.45%)节期间,他发表公开言论称,“2018年我就预判会有上千家影视公司倒闭,没想到行业的倒闭潮会愈演愈烈,一直持续到现在。寒冬越来越加剧,一场场风暴刮来,行业已经跌入谷底,在这种情况下,大量企业倒闭也是市场的正常反馈。”


  在他看来,电影行业步入低谷的表现有三方面,第一,电影票房从快速增长变成下滑;第二,行业税务问题导致的信任危机;第三,融资不畅、上市公司市值急剧缩水,资本大撤退。


  “电影产业寒冬背后有过去几年电影投资过热带来的产能过剩、税务问题带来的信任危机、资本过度追逐带来的资产高估,以及行业人才缺乏、电影工业化体系不够完善”。


  在2019年11月28日,娱乐行业CEIS峰会上,博纳影业(NASDAQ:BONA)董事长于冬直言,“之前我们都在讲如何把蛋糕做大,但是现在蛋糕就这么大,我们只能谈如何在一块蛋糕上分的更多。


  这个行业已经习惯了2015—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但市场确实已经进入到存量时代。” 他透露,2019年过去的11个月里,博纳影业已经收获了近80亿元的票房营收,突破了2018年全年54亿元票房营收的最好成绩,但却丝毫不敢乐观。至于寒冬之下所取得的80亿元票房收入,于冬则将之归功于5年前大力推行“主旋律”影片的战略性胜利。



  近来,于冬时常想起2008年完成第一轮融资时,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孙谦对他的一句叮嘱——“Cash is king”。彼时,博纳影业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并计划奔赴美股,恰逢赶上全球性金融风暴,便也得出“看好现金流,是抵抗周期的唯一的办法”这一结论。


  对于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走出困境的影视行业,于冬也给出了几点建议:第一,如前所述,现金为王;第二,谨慎投资,对于电影项目的投资,要建立专业的绿灯委员会,慎之又慎;第三,勇于创新,哪怕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也要做出创新与改变。“虽然创新是冒险,但不创新就是等死,冒险总比等死强”。


  末了,于冬喃喃,“我之前是不看剧本的,跟导演吃个饭就决定(投资了),但现在不行,剧本一定要看。要有商业思维,十年规划虽然要有,但眼下的钱最重要”。【作者:冯颖星,来源:东四十条资本(DsstCapital)】(经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博涛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