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华尔街:四大投行撤资2800亿美元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厌倦美元的全球资本正在撤离美国。


  据路透社11月25日报道,自2016年以来,瑞士信贷、瑞银、德意志银行和巴克莱银行等欧洲投行已从美国主要控股公司中撤出2800亿美元,以应对长期盈利挑战。


  按照此前规定,外资投行在美国的大部分业务都转移至独立控股的中间控股公司(IHC)中,而在过去三年内,德意志银行IHC持有资产从2030亿美元下降至1167亿美元;巴克莱银行则下降了610亿美元;瑞士信贷下降了1050亿美元;瑞银缩减幅度较小,为250亿美元。


  此外,今年以来,全球央行对美债的青睐程度也在逐渐降低。据美国财政部11月18日最新TIC(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有两个月延迟惯例)显示,中国、俄罗斯、日本、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全球央行级别的海外大债权人均大幅减持了美债,这和近期美债价格大幅上涨形成鲜明对比。


  逃离华尔街


  过去几年间,华尔街一直作为资本流入天堂而存在。


  2015―2018年,花旗银行、摩根大通、高盛等银行、投行总资产增幅都在11%以上,营业收入增长了30%以上。与此同时,德意志银行总资产从1.77万亿美元下降到1.54万亿美元,缩水13%,营业收入下滑9.8%;巴克莱银行从1.65万亿美元下降到1.44万亿美元,缩水12.7%,营业收入下滑23.2%;法国兴业银行(18.920, 0.03, 0.16%)尽管资产增幅基本持平,但是营业收入却大幅下滑45.7%。


  跟随美联储降息的步伐,全球负利率时代来袭,这让欧洲投行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今年以来,欧元区银行面临负利率下挤压盈利空间,以及严监管的双重挑战。欧元区投行财报普遍表现不佳,甚至面临裁员风波。


  今年9月份,欧洲央行在再度将其主要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并实行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尽管欧洲央行同时推出利率分层制度,以豁免负利率下对部分银行存款的“成本”,但德国商业银行首席执行官马丁?齐尔克(Martin Zielke)表示,这远未覆盖负利率带来的负担。


  而据欧盟测算,当前欧洲投行需要4420亿美元的资本金,以应对或于明年落地的《巴塞尔协议Ш》中的银行业新规定。


  此次撤离华尔街的资本多数转移至其他实体及市场,欧洲投行还增加了其在美国分支机构中持有的资产,这些资产依靠母公司的资本,在美国受到的监管也较为宽松。


  此外,在美股走高之际,今年华尔街银行板块始终落后于大盘指数。从各大机构总体持仓状况来看,科技股在三季度获得了更多青睐,银行股则遭遇寒冬。其中,先锋领航集团三季度分别减持美国银行1928.5万股、花旗银行286万股、富国银行269万股以及摩根大通近208万股;贝莱德集团也减持摩根大通518万股至2.1亿股,另外小幅减持花旗银行和美国银行;摩尔资本则减持美国银行、清仓花旗;景顺投资管理公司也不同程度减持花旗银行、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


  这也意味着,华尔街金融业的盛况短期内或难再现。


  美债吸引力不再


  在美联储的三次降息、全球负利率环境以及避险情绪等因素的推动下,美债市场在近期不断上行。其中,美国2年期、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行,10月开始出现反弹趋势。截至11月26日,美国国债市场的回报率为8%,是自2011年9.8%的回报率以来的最高水平。


  截至11月28日, 3月期美债收益率跌0.5个基点报1.598%,2年期美债收益率涨4.4个基点报1.64%,3年期美债收益率涨4.3个基点报1.625%,5年期美债收益率涨3.1个基点报1.634%,10年期美债收益率涨2.5个基点报1.771%,30年期美债收益率涨1.4个基点报2.194%。


  从10月15日开始,美联储每个月将购买600亿美元的美债,与此同时,外国央行却在抛售。数据显示,全球央行已连续13个月减持美债,数额高达2993亿美元,今年9月份,美国国债净出售343亿元,创下九个月新高。


  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11月26日,美国国债再次刷新历史纪录,超过23万亿美元。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时,国债还不到20万亿美元,然而由于联邦预算赤字增加,导致国债加速上升。


  在这23万亿美元中,只有17万亿美元来自民间和金融机构,其他6万亿美元是联邦政府各机构之间的贷款。此前,据管理着5860亿美元资产的美国投资公司—联博控股的分析师估算,美国的实际政府债务已经达到了其经济总量的1832%。


  德意志银行的报告指出,美国基准国债收益率近十年来一直落后于美国名义经济增长率,而随着国家债务的增加,这种情况至少会持续到2040年。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去年卖掉了几乎所有美国资产,现在俄罗斯央行只有30多亿美元美国国债,仅在2018年年末,俄罗斯就抛售了价值1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当前,俄罗斯持有美债量仅为7年前最高点的6%,抛售量已达94%。分析指出,为了尽量减少制裁和美元风险,俄罗斯央行开始在国际储备中增持黄金,并将部分资金换成了欧元和人民币。


  此外,今年9月份,美债的最大海外持有者之一日本也进行了减持。日本的美债持仓较8月大幅减少289亿美元至1.1458万亿美元,为4月以来第一次减持,减持规模创至少2000年以来新高。


  老债王格罗斯(Bill Gross)表示,全球各国央行就持续低利率对个人和机构储蓄的影响变得谨慎起来。自7月以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3次降息,但近几周他的措辞更加强硬,一再驳斥美联储将利用负利率来对抗未来经济疲弱的观点。“到2020年,美国股市将持平至下跌10%,而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年底将为1.75%,略高于上周的收盘水平。”